多元化替代投資日益難尋,過去20年間,成熟市場政府債,特別是美國公債,可靠地扮演了「反脆弱」資產的角色。何為反脆弱資產?推廣了此術語的著名作家塔勒布(Nassim Taleb)認為,這是在壓力和混亂中可以獲益乃至蓬勃發展的資產。成熟市場政府債以往就是這樣的資產,通常與其他風險資產關聯性很低,在市場承壓期間表現良好。不過,當前這種特性面臨挑戰,在後新冠肺炎的世界,超過24%的成熟市場政府債的名目殖利率為負。在股市下跌期間,政府債券的殖利率可能需要在負值區域深度下探,以產生抵消股票損失的所需的資本利得。例如,在美股和美國公債分別佔60%和40%的簡單配置中,美國10年期政府債殖利率需要跌至 -1.4%,才能彌補20%的股票損失。我們認為,現階段這樣的預期不切實際,因此使得美國公債當前作為避險的效力正逐漸減弱。因此,投資者將會越來越需要尋找替代品。

我們觀察全球科技股、可再生能源股、金礦類股和中國股票(受惠於刺激措施帶來的流動性),可能成為新型反脆弱替補資產。

1. 科技股 – 可以用於對抵禦疫情再次出現/封鎖限制進一步實施的憂慮。

2. 可再生能源股 – 預期將是政府支出的主要受惠者。第二波疫情可能鼓勵政府加大此領域的支出。

3. 黃金與貴金屬 – 該資產以往可用來對抗史無前歷貨幣大寬鬆浪潮下的貨幣貶值風險。

4. 中國資產 – 受惠於全球股票和債券指數逐漸納入中國資產,以及將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的投資配置增加,尤其是美國儲備貨幣地位和美元可能逐漸削弱的情況下。

與所有過往的牛市一樣,它們背後都有一個可以使投資者入迷的有趣故事。雖然這些資產最近實現了強勁回報,但這些資產的波動性仍舊不小。因此,債券資產配置不能完全被取代。即便債券的報酬減弱,不再提供足以抵消損失的回報,投資者仍應考慮持有債券,作為多元化配置的一部分。考慮到債券的波動性走低,並可能在政策扶持的幫助下維持不變,配置債券仍有助於控管整體投資組合的波動性,使得投資者在進行投資時更有可能具備更強的「抗打擊能力」。

新型反脆弱資產 新型反脆弱資產

您即將離開渣打國際商業銀行網站。

您即將離開渣打國際商業銀行網站。若您同意繼續請選擇「進入網站」,若不同意繼續請關閉本視窗。

提醒您!離開本行網站後,進入業者經營的網站,則不屬本行控制與負責範圍內,包括客戶隱私權保護及客戶資訊安全事項等,將由該業者自行負責。

進入網站